本文極爲重要,發佈在《王道月刊》康德八十八年7月期,更多請看:

《王道月刊》康德八十八年7月期

前文回顧

“神道非宗教之滿洲解”,是爲向滿洲帝國人民和各國人民普及關於我滿洲國國本即惟神之道的常識的系列文章。這一系列文章,自康德八十七年四月首發於《王道月刊》,迄今爲止,已共發表六篇,其題目和發表日期如下:

· 《神道非宗教之滿洲解》,發表於《王道月刊》康德八十七年四月期;

· 《神道非宗教之滿洲解之二:什麽是“神”?什麽是“惟神之道”?》,發表於《王道月刊》康德八十七年五月期;

· 《神道非宗教之滿洲解之三:誰是天照大神?天照大神爲何是我國的建國元神?》,發表於《王道月刊》康德八十七年六月期;

· 《神道非宗教之滿洲解之四:惟神之道與王道關係淺析》,發表於《王道月刊》康德八十七年七月期;

· 《神道非宗教之滿洲解之五:什麽是“祭政一致”及“祭政教一貫”?》,發表於《王道月刊》康德八十七年十一月期;

· 《神道非宗教之滿洲解之六:什麽是“天皇陛下之保佑”?》,發表於《王道月刊》康德八十七年十二月期。

阿斯蘭忝居祭祀府總裁之位,正解惟神之道,迄今已一年有餘,共作了五文。請列位讀者在閲讀本文之前,務必先自行瞭解神道之本義、天照大神之本義、神道與王道關係等關於惟神之道的基本知識。阿斯蘭建議諸位,在閲讀本文之前,按本系列文章發表先後順序,先自行閲讀以上六篇文章,不然諸位在閲讀本文時很可能有難解甚至誤解之處。

俗話説,重要的事情說三遍,説完了三遍就是再説三遍也無妨。我提醒讀者:從上年六月發表的《神道非宗教之滿洲解之三:誰是天照大神?天照大神爲何是我國的建國元神?》一文開始,本系列文章中的神(かみ),如筆者不做特殊説明,均指神道框架内之神。神道框架内之神之含義,請讀《王道月刊》康德八十七年五月期發表的《神道非宗教之滿洲解之二:什麽是“神”?什麽是“惟神之道”?》一文。

正文

康德七年七月十五日,欽奉我滿洲國帝祖康德皇帝之《國本奠定詔書》,滿洲國國本奠於惟神之道,國綱張於忠孝之教。皇帝陛下敬立建國神廟,奉祀天照大神,增修《組織法》以欽定國之祭祀,敬設祭祀府。自此我國國本奠定,國憲建設全面完成。自是至今,已整八十一年。

康德八十七年七月,爲奉祝國本奠定暨建國神廟創建八十周年,阿斯蘭親作近二萬五千字長文,講解惟神之道與王道關係。該文篇幅很長,内容很多,我爲講清惟神之道與王道的關係,自然地提到了滿洲國國本奠於惟神之道的歷程。但是,我當時作該文,其目的不在講解國本奠定的歷程從而破除共匪七十餘年來對我國本奠定歷程和惟神之道真相的造謠,因此未能詳析之。今日,爲奉祝國本奠定暨建國神廟創建八十一周年,我作此文,講解我滿洲國國本奠定的真實歷程,以去僞存真、正本清源。

世間的每一個人在人生中都是從經歷成長,在成長過程中亦是從自身經歷出發做出人生中的決定,一個國家的統治者自然也不例外。滿洲國的國體,是基於建國精神的立憲帝制。依據我國的憲法 — — 《組織法》,滿洲帝國皇帝總攬統治權,滿洲帝國的全部武裝力量的統率權亦總攬於皇帝一人。因此,作爲滿洲國唯一的統治者和主權者,更作爲滿洲國開國皇帝,康德皇帝的成長經歷,在滿洲國建國之初的國憲建設歷程中,起到了至要的作用。

康德皇帝生於光緒三十二年正月十四日¹即西曆一九〇六年二月七日,當日爲宣宗成皇帝忌辰,因此其御極後依我蒙滿皇祖皇宗之習慣法,以實際御誕生日之前一日²爲萬壽節。康德皇帝一生,聖壽三十九載,先後御極兩個國家之皇位,自光緒三十四年十月二十一日至民國二十一年二月二十九日他是大清宣統皇帝(在宣統三年十二月廿五即民國元年二月十二日清朝滅亡之後爲大清遜帝),自大同元年三月一日至大同三年三月一日他是滿洲國執政(依據滿洲國大同朝臨時國體,執政爲滿洲國之元首,亦實爲滿洲國無冕之皇帝),自大同三年三月一日即康德元年三月一日至康德十二年八月十九日他是滿洲帝國康德皇帝。康德皇帝雖已於康德十二年八月十九日崩逝,滿洲帝國流亡政府仍以康德皇帝爲滿洲帝國今上皇帝。康德皇帝在《關於帝位繼承法施行詔書》中勅示:“朕自登極以來,仰體眷命所本,俯念國脈所繫……今兹制定帝位繼承法,于繼體付託之重,定厥法典,示諸久遠……欽戴勿替,垂統萬年,必享無疆之休,克保⾧治之福。”欽奉康德皇帝聖諭,《帝位繼承法》爲我國萬世不易之法。因而,《帝位繼承法》之第一條所稱之“康德皇帝”,即爲滿洲帝國開國帝祖萬世不易之尊號也。於是,阿斯蘭謹遵《帝位繼承法》之條章之義,無論在談及我主自光緒三十二年正月十四日出生至光緒三十四年十月二十一日即大清帝國皇位之前這期間的事蹟時,還是在談及我主自光緒三十四年十月二十一日至民國二十一年二月二十九日作爲大清宣統皇帝期間的事蹟時,還是在談及我主自大同元年三月一日至大同三年三月一日作爲滿洲國執政期間的事蹟時,還是在談及我主自康德元年三月一日至今以來作爲滿洲帝國皇帝的事蹟時,一概稱我主爲康德皇帝。請各位讀者詳之。

光緒三十四年十月二十一日即西曆一九〇八年十一月十四日,大清德宗景皇帝龍馭上賓,未有儲貳。康德皇帝以三歲冲齡,奉孝欽顯皇后懿旨,成爲大清國宣統皇帝。康德皇帝的天子生涯,就從此刻開始。當時大清帝國漸屬末造,孝欽顯皇后和德宗景皇帝駕崩之後,皇綱解紐之勢十分明顯,八旗在庚子之變後已全面廢弛,完全無法以武力拱衛大清朝廷了,中央政府及京師周邊幾由袁世凱爲首的北洋新軍把持。康德皇帝的天子人生,就是在做大清宣統皇帝時從這樣的環境中成長起來的。

--

--

本文刊登在《王道月刊》康德八十九年6月期,更多請看:

本文刊登在《王道月刊》康德八十九年6月期,更多請看:

《王道月刊》康德八十九年6月期

張作霖與劉曉波

作者:Wanggiyan Samuel 完顔氏塞繆爾

張作霖,字雨亭,滿蒙奉天海城人士。原中華民國東北三省自治保安總司令,原中華民國陸海軍大元帥,是蒙滿地區現代歷史繞不開的一位重要的傳奇人物。其主要功績我在“紀念六四張作霖爆殺事件”一文中有著詳細的論述,當時我對其重大過失乃至罪行基本採取了迴避或一筆帶過的態度,具體原因後文會提到。而此文既然是正論張作霖與劉曉波二人,那麼關於張作霖的過失與罪行自然要清晰列舉,爲避免爭議起見,我在這一部分只引用東北最高行政委員會、滿洲國政府、康德皇帝先後對張作霖軍閥政權的罪行的列舉並加以必要說明,不會進行任何主觀發揮。同時,由於張景惠國務總理大臣是原奉系 — 東北軍政權在滿洲國政府內最爲位高權重的官吏,我會在所引用的每一條史料原文中註明張景惠在該文段的發布中所起到的作用。

史料一:滿蒙新國家獨立宣言

往者軍閥苛政、肆意誅求、火熱水深、民不堪命,閭閻之痛淚未乾、爪牙之餘厲尚在,所當徹底剗除,勿命再生枝蔓。

景惠等······輒為此會······

——中華民國二十一年二月十八日《滿蒙新國家獨立宣言》(東北最高行政委員會)

張景惠時爲東北最高行政委員會之委員長,是獨立宣言的第一署名人。

--

--

本文極爲重要,刊登在《王道月刊》康德八十九年6月期,更多請看:

《王道月刊》康德八十九年6月期

民政部大臣 臧士毅

康德二年四月二十日

民政部訓令第四一五號

令 各省長、北滿特別區長官、首都警察總監、哈爾濱警察廳長、各特殊警察隊長

(康德二年本部訓令第三八三號之修正)

御用蘭花紋章注意之件

爲令行事,査關於御用蘭花紋章,應按照左開各款特加注意,不得稍有涉及不敬行爲。合亟令仰遵照,飭屬妥爲取締,切切。此令。

計 開

一 帝室之御用蘭花紋章除專爲攝、印、繪、製御紋章用者外,槪行禁止之。

二 對於御用蘭花紋章不得稍有不敬行爲。

三 凡帶有御用蘭花紋章之物,一槪不准由攤床發賣散布。

四 御用蘭花紋章及類似之紋章其使用一槪嚴行禁止。

--

--

本内容發佈在《王道月刊》康德八十八年3月期建國節特刊,更多請看:

《王道月刊》康德八十八年3月期

滿洲國《執政宣言》——宣示王道立國之要旨

編者按:

《宣示王道立國之要旨》,是滿洲國執政宣言。執政,自大同元年滿洲國建國至康德元年皇帝陛下登極,爲滿洲國之國家元首。康德皇帝於西元1932年3月9日就任滿洲國執政,向世人宣示蒙滿新國家 — — 滿洲國以王道立國之要旨。

《宣示王道立國之要旨》是《執政宣言》之正式題目,在《滿洲國法令輯覽》之“基本法 帝室篇”之中,位列第一章“基本法”第一款“建國宗旨及國體”之中,可見其地位之重。執政於大同元年三月九日就職,《執政宣言》於同日頒行,國務總理以下百官於大同元年三月十日就職。自此滿洲國政府建成。大同元年四月一日,滿洲國政府發佈政府公報,將建國一月以來政府已發佈之國家最基本之法令,依法以政府公報之形式再行發表,以示正式。

我國以王道立國,建國精神首在王道。皇帝陛下於建國最初二年國體未確定之時,就任執政,總攬統治權,在就任執政當日宣示我國以王道立國,欽定我國建國精神。皇帝陛下在康德元年三月一日即位,我國體確定爲立憲帝制,即是建國精神之實現、王道政治之實現。

凡我國民,必體得皇帝陛下宣示王道立國之要旨之至意。

執政宣言

宣示王道立國之要旨

大同元年四月一日

政府公報

人類必重道德,然有種族之見,則抑人揚己,而道德薄矣。人類必重仁愛,然有國際之爭,則損人利己,而仁愛薄矣。今立吾國,以道德仁愛爲主,除去種族之見、國際之爭。王道樂土,當可見諸實事。凡我國人,望共勉之。

大同元年三月九日

--

--

本文刊登在《王道月刊》康德八十七年11月期,更多請看: — “保守演化”與滿洲國的族群關係 作者:完顔氏塞繆爾 遵循社會的「保守演化」原則,並加以因勢利導,是負責任的政治家經常使用的手段。因為現實政治的聯繫往往千絲萬縷,一個空疏的意識形態即便實質正確,也常不能够一步到位完全貫徹,必須有一個過程。我滿洲國在「民族協和」(按照今日的詞義準確解釋應為「族群協和」)施行的方針即是如此。我滿洲國獨立自繼承大清的中華民國,使用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僅約三年,而使用北洋政府之五色旗有十數載。我新國家同用五色旗但賦予不同寓意,改所謂「五族共和」之不倫不類代表色涵義為十分符合東亞傳統的「五色五方,王者仁德,統御四海」,使用顏色順序及比例不同的五色旗,同時體現了「保守」以及「演化」,順便說一句,我滿洲國軍之軍徽 — — 五色星章亦同理。 在《滿洲國建國宣言中》也體現了「保守」之原則。宣言中提到滿洲國民之構成,明確有「漢族」、「滿族」、「蒙族」等與中華民國「五族共和」思想字面十分相混之名稱。這是由於,滿洲國獨立自中華民國,「五族共和」思想雖空中樓閣、不倫不類,然確實深入人心。且滿洲雖非「五族」之地,但自古「列則別部,戰則同行」,協和主義乃我一以貫之的民族精神。對一般民眾而言,不加以政治上的教育引導,容易錯植滿洲之協和主義現實為民國「五族共和」之觀念。新國甫建,百業待舉,自然不宜在意識形態領域大刀闊斧全面改革,以防止混亂民眾之認知,這樣也可確保讓匪諜無機可乘。

“保守演化”與滿洲國的族群關係
“保守演化”與滿洲國的族群關係

本文刊登在《王道月刊》康德八十七年11月期,更多請看:

《王道月刊》康德八十七年11月期

“保守演化”與滿洲國的族群關係

作者:完顔氏塞繆爾

遵循社會的「保守演化」原則,並加以因勢利導,是負責任的政治家經常使用的手段。因為現實政治的聯繫往往千絲萬縷,一個空疏的意識形態即便實質正確,也常不能够一步到位完全貫徹,必須有一個過程。我滿洲國在「民族協和」(按照今日的詞義準確解釋應為「族群協和」)施行的方針即是如此。我滿洲國獨立自繼承大清的中華民國,使用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僅約三年,而使用北洋政府之五色旗有十數載。我新國家同用五色旗但賦予不同寓意,改所謂「五族共和」之不倫不類代表色涵義為十分符合東亞傳統的「五色五方,王者仁德,統御四海」,使用顏色順序及比例不同的五色旗,同時體現了「保守」以及「演化」,順便說一句,我滿洲國軍之軍徽 — — 五色星章亦同理。

在《滿洲國建國宣言中》也體現了「保守」之原則。宣言中提到滿洲國民之構成,明確有「漢族」、「滿族」、「蒙族」等與中華民國「五族共和」思想字面十分相混之名稱。這是由於,滿洲國獨立自中華民國,「五族共和」思想雖空中樓閣、不倫不類,然確實深入人心。且滿洲雖非「五族」之地,但自古「列則別部,戰則同行」,協和主義乃我一以貫之的民族精神。對一般民眾而言,不加以政治上的教育引導,容易錯植滿洲之協和主義現實為民國「五族共和」之觀念。新國甫建,百業待舉,自然不宜在意識形態領域大刀闊斧全面改革,以防止混亂民眾之認知,這樣也可確保讓匪諜無機可乘。

而「演化」原則則體現在,「漢族」、「滿族」、「蒙族」等與「五族共和」相混之名稱,均「設而不授」。按照一般的認知,如果要在滿洲國仿照定義「漢族」,則其所指當然是明確自滿蒙地區以外移民至滿洲者及其直系後代。故而我國父、先總理鄭公孝胥(大清國福建省),張公景惠(其先人自大清國關內移民至盛京將軍轄區),當為所謂「漢族」,然而我國官方對其二位之界定,始終為「滿系官吏」。而另一國父,齊默特色莫丕勒王爺(齊王),當為所謂「蒙族」,然而,我國對其之界定為「蒙系官吏」,至於國父熙洽等旗人,界定亦非「滿族」,而同為「滿系」(滿系此處有廣義和狹義之分,狹義指有旗籍的滿洲國民及其在滿後代,廣義則還包括全體關內移民及其後代)。「某系」和「某族」一字之別,涵義則差之千里,「某族」幾乎是「某民族」同義詞,而「某系」則只強調先輩出身。滿洲國國民只有一個民族 — — 滿洲人,即滿洲民族,此為康德皇帝聖諭煌煌欽定,乃我國憲,不刊之法。任何人沒有任何立場或資格質疑甚至否定。因此,若然今日順應現代快餐文化習用簡稱之例,非要說存在一個「滿族」,則其只能是康德皇帝陛下之臣民及其子孫所組成的「滿洲民族」,而絕無有他,此名號更非共匪炮製之「清人後裔無產階級僞共同體」可盜用。「某系」「某族」之差異,在現代民族概念起源的歐洲語言中更為清晰,例如「蒙系」= Mongolic,「蒙族」= Mongolian。

部分滿洲國國父:滿系官吏福建人鄭孝胥、滿系官吏奉天人張景惠、蒙系官吏科爾沁人齊王、滿系官吏宗室熙洽

「保守演化」是民族國家形成或者增強認同凝聚力的過程中成本低而副作用小的一種政治行為及政策範式,其目的在於緩和而平穩地實現社會轉型,其適用於存在某些問題但總體有正常體系與自大秩序的社會,但不適用於整體社會曾經歷崩壞後又以強力重建某種歪曲秩序的社會。故而當年滿洲國建國由於自大清至民國一路走來,緩慢演進,有一定的正常自發秩序做基礎,可以適用保守演化,故滿洲國建國之時甚至宣布,在滿洲國新法令制定完成之前,一切不違背建國精神的原中華民國東北地區法令「暫行」繼續有效。然而今日的滿洲即所謂中國東北社會,是在中國侵略者非法佔領並吞併滿洲國全土後,完全摧毀了原有秩序並建立了無產階級化僞秩序後的非正常社會甚至完全變態社會。所以其只能適用快刀斬亂麻式的完全變革,所以在滿洲國海外兵團收復國土,實現復國之時,中國在滿各級佔領當局所施行的一切僞法律、僞制度、僞區劃等,將被立即完全廢止,並在一切可能範圍内和程度上回復滿洲全土淪陷前之情狀,不適用所謂「保守演化」。

--

--

本文刊登在《王道月刊》康德八十八年1月期,更多請看:

《王道月刊》康德八十八年1月期

滿洲靈廟

作者:羅博

滿洲國人不會像中國人那樣濫用意義不明的簡稱,所以本文所説的“滿洲靈廟”不是建國忠靈廟的簡稱,而且“建國忠靈廟”也不叫“滿洲國建國忠靈廟”。滿洲國也更不像共匪政權的僞中華人民共和國那樣,不分場合地在各種名詞上濫冠國號。

建國忠靈廟是建國神廟的攝廟,位於我國首都新京特別市,屬於滿洲國國家祭祀的範疇,也是滿洲國神道之中心場所。而本文主題 — — 滿洲靈廟,是一座位於奉天省奉天市的佛教日蓮宗寺廟。日蓮宗是日本佛教的主要宗派之一,東亞大陸多稱法華宗。滿洲靈廟是滿洲帝國民間祭祀文化之重要體現,無論其建築風格和宗教儀制,都充滿協和主義特點。

大同元年三月一日,滿洲國建國,以舊清宣統皇帝爲滿洲國執政。執政爲滿洲國之元首,實質上即無冕之君主,在康德元年三月一日確定國體爲帝制時改爲皇帝,成爲實至名歸的滿洲帝國立憲君主。滿洲國建國後,舊清室在整個滿洲地區原有的全部財產自動轉爲執政擁有(帝制實施後即爲皇帝擁有),由執政府(帝制實施後即爲宮内府)管理。滿洲靈廟的建立,就緣起大同元年六月間日蓮宗高僧西岡大元向執政的倡議。

當時滿洲國初立,百業待興。西岡大元在成爲日蓮宗僧人之前,曾是日本帝國陸軍的軍官,參加過日軍的很多軍事行動,也曾在滿洲駐屯。他深知滿洲國之建立實有賴於日滿兩國無數烈士的犧牲,眼見新國家已建立,但根基尚未穩固,亟需誠祭英靈,以告慰兩國忠烈,以鼓舞民心士氣。於是乎,西岡大元藉助自己從軍時之人脈,積極聯絡關東軍,並呈文于執政,希望得到日滿兩國高層對自己建築靈廟倡議的支持。當時滿洲國政府初建,爲了在全滿去除三民主義黨義、共產主義等與滿蒙新國家建國精神相悖的文化汚染,正在開展東亞精神運動,以彰顯新國家之建國精神,以弘揚東方道德之真義。執政在聽聞西岡大元的倡議之後,龍心大悅,認爲此建築靈廟之倡議正能體現東亞精神運動之真髓,遂於次年傳諭給執政府内廷局,將奉天市的皇家陵地財產中的二十畝賜予西岡大元作建築滿洲靈廟用地。西岡大元承此天恩,感戴無任,倍受鼓舞,決定將滿洲靈廟建成東亞精神運動的典範。滿洲國政府、日本在滿軍政機關、日本在滿會社等,皆敬體天心,對西岡大元之建廟行動提供便利。日蓮宗在大阪的同宗僧侶,亦組織募金活動。在日滿兩國各方的支持下,滿洲靈廟的建設進程順利展開,地址在奉天市八幡町六丁目。

執政府内廷局發給西岡大元的關於賞皇家陵地作爲建滿洲靈廟用地的收執

康德元年九月,西岡大元主持地鎮式(起工式),滿洲靈廟正式開工建設。滿洲靈廟之建設受到日滿軍政要員的高度重視。滿洲靈廟奉翼會在奉天市建立,以首任國務總理大臣鄭孝胥爲名譽會長,以時任國務總理大臣張景惠爲會長,以時任日本陸軍中將楠山又助爲副會長,以時任駐日大使謝介石爲理事長,以時任陸軍中將小磯國昭、時任海軍中將小林省三郎爲理事,以滿洲靈廟建立發起人西岡大元爲常任理事。滿洲靈廟奉翼會總務部設在日本大阪,也正因爲如此,才使得我們在滿洲帝國淪陷七十五年後的今天還能看到一些滿洲靈廟的幸存資料。

--

--

本文刊登在《王道月刊》康德八十八年8月期,更多請看:

《王道月刊》康德八十八年8月期

朕經諮詢參議府,裁可關於陸軍武官官等及兵等級之件,著卽公布。

御 名 御 璽

康德元年六月八日

勅令第四十六號

國務總理大臣、軍政部大臣 副 署

關於陸軍武官官等及兵等級之件

全部修正 康德六年二月勅令第一一號

修正 康德八年一〇月勅令第二五九號

朕經諮詢參議府,裁可康德元年勅令第四十六號關於陸軍武官及兵等級之件修正之件,著卽公布。

御 名 御 璽

康德六年二月二日

勅令第一一號

國務總理大臣、治安部大臣 副 署

康德元年勅令第四十六號關於陸軍武官及兵等級之件修正之件

康德元年勅令第四十六號關於陸軍武官及兵等級之件修正如左。

關於陸軍武官官等及兵等級之件

陸軍武官之官等定如附表第一表及附表第二表,兵之等級定如附表第三表。

附 則

本令自康德六年二月十五日施行。

(下略)

附 則(康德八年一〇月二二日勅令第二五九號)

本令自公布日施行。

(下略)

--

--

滿洲帝國協和會 Concordia Association of Manchuria

滿洲帝國協和會 Concordia Association of Manchuria

滿洲國官民一體組織,與政府表裏一體。滿洲帝國流亡政府/皇帝陛下流亡政府: @ManchuriaGov。會長: @SartakArslan。中央本部長: @ShumuruAngguri